·胡澥小传
·淡泊明志  风范长存
·关于征集《临澧县志·人物简介》资料的函
·新中国成立以来临澧县历任县委书记
·烈士英名录
·刘世英
·张映
·彭伦
·李充嗣
·李如圭
·水绕的县城
·太浮山二十四景
·官亭湖
·清清澧水河
·滨河路畅想
·临澧古遗两绝
·太浮山之梦
·种出花样年华
·家乡的“外滩”
·界 碑
沈从文给丁玲的一封信
 
2011-4-23 10:38:04更新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李雪芹 阅读:

  丁玲和沈从文的恩恩怨怨,一直是文坛热衷于讨论的话题。在讨论中,不乏有好事者添盐加醋,将两位陨落的文坛巨星的关系描述得很复杂,甚至对当事人进行人身攻击。如果单单是捕风捉影,倒还有个发挥的源头,但无中生有的杜撰就叫人痛恨了。不管感情的天平倾向何方,都是对两位已故老人的极端不敬,是对他们的感情的玷污。 

  在此,我仅以沈从文给丁玲的一封信,还原一段真实的历史,也提醒少数人尊重事实,不要将毫无根据的道听途说误传下去。

  这封信的原件珍藏在故宫博物馆,中国丁玲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涂绍钧费了很大的周折,托人弄到了一份仿真件,并准备在丁玲公园修建好后,将这份仿真件在丁玲纪念馆展出。

  2006年出版的第二期《丁玲研究》上,陈漱渝先生的《让事实和档案说话》一文,提到了这封信。按照陈先生的分析,这封信是1955年沈从文陷入第二次精神危机时写给丁玲的。信件是用毛笔字书写的,原文如下:

  丁玲:

  帮助我,照这么下去,我体力和精神都支持不住,只有倒下。感谢党对我一切的宽待和照顾,我正因为这样,在体力极坏时还是努力做事。可是怎么做,才满意?来帮助我,指点我吧。让我来看看你吧,告我地方和时间。我通信处东堂子胡同廿一(号)历史博物馆宿舍(是外交部街后边一条胡同)。

  从文  廿一

  当时,中国作协已经召开了多次党组扩大会,批判所谓“丁玲、陈企霞的反党活动”,丁玲正在等候组织处理,处境非常险恶。但就在这样自身难保的情况下,接到沈从文的这封信后,丁玲第二天就将此信转给了当时的中国作协书记处第一书记刘白羽和中宣部文艺处长严文井,并给两位同志写了一封信,希望他们和自己一起去看沈从文。丁玲给他们写的信有400余字,反映了沈从文的工作情况,并试探着询问了关于沈从文工作上的事情。后来,丁玲和严文井一起去看望、安慰沈从文。不久后,沈从文的工作得到比较满意的处理结果。

  不孤立的看这封信,在这封信之前和之后,沈从文和丁玲都有来往。此前,丁玲专程去看望过沈从文,之后,沈从文给丁玲又写过信,丁玲还应沈从文的要求给他借过钱。这些,涂绍钧在《身后是非谁管得》一文中做了详细说明。

  从这两封信来看,沈从文把丁玲当作最信任的朋友,丁玲也在自己处境不佳的情况下,为朋友尽了力。这与有些文章里描述的沈从文在人生低潮时带着满腔希望去找丁玲,却受到丁玲非同寻常的冷淡,从而大失所望的情况是截然相反的。那些毫无事实根据,断然指责丁玲“不念旧情”的文章,是在颠倒是非,以讹传讹。

  既是恩恩怨怨,又何必判定是是非非,何况人性之复杂,感情之复杂,恐怕连当事人自己都说不清道不明。不可否认,作为老乡和年轻时的好友,丁沈二老有着深厚的感情基础,但政治信仰的不同,创作风格的迥异,以及偶有发生的误会,成为他们感情上永久的隔膜。于此,我们只能感叹这是文坛一大遗憾,实在不该毫无根据的对二老横加指责。

 
 
版权所有:临澧县史志办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
主 办:临澧县史志办
地 址:临澧县人民街县委院内 电 话:0736-582916 Email:llsz@llsz.cn
制 作:临澧县人民政府电子政务管理办公室  湘ICP备100006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