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澥小传
·淡泊明志  风范长存
·关于征集《临澧县志·人物简介》资料的函
·新中国成立以来临澧县历任县委书记
·烈士英名录
·刘世英
·张映
·彭伦
·李充嗣
·李如圭
·水绕的县城
·太浮山二十四景
·官亭湖
·清清澧水河
·滨河路畅想
·临澧古遗两绝
·太浮山之梦
·种出花样年华
·家乡的“外滩”
·界 碑
论党史正本编写中的辩证法
 
2009-12-3 16:51:50更新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江时宜 阅读:

 

 

论党史正本编写中的辩证法

中共临澧县委党史办主任    江时宜

    编写党史正本是是党的思想理论建设的重要任务,具有很强的政治性、思想性。为了保证党史正本编写的质量,达到传承历史、传播真理、资政育人之目的,我们必须自觉运用唯物辩证法,实现政治性和科学性的统一。

  一、历史与逻辑

    历史和逻辑的一致,是辩证唯物主义认识论的基本原则,也是辩证思维的基本方法。恩格斯指出:“历史从哪里开始,思想进程也应当从哪哪里开始,而思想进程的进一步发展不过是历史过程在抽象的、理论上前后一贯的形式上的反映。”我们在编写党史正本时,反映历史的思维形式和认识进程必须与历史的进程相一致。所谓历史的方法就是人们在研究事物时,按照产生和发展的自然行程进行研究并提示其发展规律的思维方法;而逻辑的方法就是人们在研究事物时,摆脱研究对象的产生和发展的自然的行程,以理论的形式,也就是以概念、范畴的理论体系研究和揭示对象发展的思维方法。撰写党史正本要坚持和运用逻辑的和历史的相统一的方法。

    在设计写作提纲时,要坚持逻辑和历史的统一。要按照历史的发展顺序,运用一定的逻辑方法建立目录体系。从根本上讲,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但在特定条件下,政治上层建筑对经济基础的建立起着决定性反作用。临澧县于1949年8月和平解放。按照地方党的历史发展顺序,先建立党的地方组织,然后依靠地方党组织建立人民政权、巩固人民政权;在党的领导下,运用人民政权恢复和发展经济、领导土地改革和社会改革。为此,我们在《中共临澧历史》(第二卷)第一编设计四章:中共临澧地方组织的组建、建立人民民主政权、巩固人民政权、领导新民主主义建设和改革。又比如对于“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建立时期”如何设计写作提纲,我们按照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的逻辑顺序安排章节:编制和执行“一五”计划、建立生产资料公有制度、加强党的建设和民主政治建设、发展教育文化卫生等社会事业。

    在具体记述历史时,要综合运用演绎与归纳、分析与综合等逻辑方法。《中共石门历史》( 第二卷)在记述“三支两军”的历史时,很好运用了这些逻辑方法。支持左派和制止派性斗争 、支持工农业、开展军管军训、大搞造神运动,在列举后进行归纳和总结:“长达6年的三支两军工作,为缓和石门的紧张局势 ,维护石门社会稳定,减少工农业生产损失做了 大量工作。”但由于“三支两”是在“左”的思想指导下进行的,难免打上“左”的烙印, 犯“左” 的错误。这里既是评论,又是各种逻辑方法的综合运用。

  二、“大气候”与“小气候”

    “大气候”与“小气候”指的是地方党的历史事件发生的全国党史大背景和地方小背景。“大气候”是地方党史的根据和前提。没有全国大背景,地方党的历史活动就缺乏根据。全国党史和地方党史不可分割。而各地方的客观情况千差万别。地方党史的过程、阶段、办法、措施亦可能有不同。全国大背景和地方小背景既相联系又相区别,必须很好地实现二者的辩证统一。

    必须揭示全国党史大的历史条件和历史背景。要客观介绍中央决策部署、中央会议精神及全国政治经济形势。同时,省、地(市)委的安排部署、决策、决定以及相关会议精神,也不可忽视,有必要交待。

    必须揭示地方党史发生的小背景。要分析地方经济状况和经济发展水平。某一历史事件记述之先,要介绍一地的农业农村状况和农民生活状况;要记述工业经济包括工业布局、工业产业结构、规模等;要介绍商业等第三产业发展情况。教育科技文化卫生等社会事业发展情况也不可忽视。当然,并不是说每一地方党史事件都要全面记述当时经济、政治、文化状况,而是根据需要有选择地记述相关背景。总之,编撰党史重大历史事件时,要做到全国党史和地方党史相结合,大背景和小背景相统一。

  三、叙史与论史

    叙史就是按历史发展的辩证法,叙述、记录历史。这种记述是全面地而不是零碎的,系统的而不是杂乱无章的。论史就是评论历史。对历史事件作出事实求是的评价、评论。叙史与论史的辩证法就是论从史出,史论结合。史是论的基础和根据;论是史的深化和延伸。论必须建立在史的基础上,没有史的议论是空发议论。

    要评价历史事件和重要历史人物的功过是非。对历史事件、历史人物功与过要有明确立场观点,不能似是而非、态度立场不鲜明,是赞成、是否定,要有明确的观点。要揭示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的地位、作用、影响。一个历史事件、一个历史人物在一定历史时期,占什么历史地位、在历史上起了哪些作用,在当时和以后历史中产生过何种影响,作为编撰者是不可忽视的,应该揭示出来。对于历史事件不仅要揭示进步作用即进步性,还要分析其局限性。要讲究论史方法。论史的方法有多种,或者夹叙夹议;或者在叙述完历史事件后进行集中评论、分析;或在章、编后对这一时期历史的总结经验教训。

  四、成就与失误

    记述成就与记述失误这是编写中共历史必须直面的两个问题。写成就与记失误的辩证法就是以写成就为主,记失误为次。成就是主流,失误是支流。成就是矛盾的主要方面,失误是矛盾的次要方面。唯物辩证法认为,事件的性质是由矛盾的主要方面决定的。记成就方能显示中国共产党是伟大的党,是真心实意为中国人民谋福祉的党。记失误方能显示中国共产党光明磊落、襟怀坦荡。

    对党的成就要浓墨重彩。无论是全国党史,还是地方党史,在编写中我们要通篇反映党领导人民进行革命、建设、改革所取得的伟大成绩、功绩,在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所取得的历史性成就,在领导中国人民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道路上所作出的突出贡献。失误、错误也不能回避,但是,不能把党的历史写成一部失败史、失误史,不能把党的历史写得一无是处,一团漆黑。我们在编写《中共临澧历史》(第二卷)时注意到这个问题。在“十年‘文化大革命’时期”这一编中,我们原先设计的写作纲,通编是失误、错误。应该承认,“文化大革”是一场浩劫,是动乱,给党和国家造成巨大损失。但广大基层干部群众自觉抵制“文化大革命”,在经济、社会事业发展方面做出了突出成绩。如开展大规模的农田水利建设,修建了堪称“亚洲第一泵”的青山水电站,解决了70%的农田灌溉问题。又如,普及教育、发展农村合作医疗、防治血吸虫病、发展科学技术事业。再如兴办工业、搞活商业,服务农业等等。这些成就不是“文化大革命”的成果,而是广大基层干部群众自觉抵制“文化大革命”的干扰所取得的成绩。为此,我们在这编中设了专章:“‘文化大革命’时期经济社会事业的艰难发展”。设立了三节:发展农业、发展工业、发展社会事业。这样做,即符合历史真实,也符合民意。

    写成就并不意味着要回避失误。回避失误,不是科学的态度,不符合辩证法,不符合历史唯物主义。但写失误必须遵循我们党的“两个历史问题的决议”,与中央精神保持一致。

  五、记事与写人

    历史是有意识的人的活动的过程和结果。没有人的活动,就没有历史。必须把记事与写人有机结合起来,防止“见事不见人”。写历史要写好人物。要坚持以事系人、人从事出的辩证法。

    要突出人民群众。就是要多写人民群众,体现人民群众创造历史的观点,不能把党的历史写成仅仅是领导人的活动、领导人的讲话,应注意多写群众实践活动,体现群众的伟大力量。要注意记载对全国或当地党的活动有重大影响并做出了突出贡献的人物及劳模、英模等。

    要突出领导集体。要正确处理好集体与个人、领导集体与领导个人的关系。一般情况下,多写领导集体,少写领导者个人。在决策过程中要突出集体决策。重大政治经济决策活动,如重大基本建设,重大政治活动,都应体现集体的作用。要突出集体成就。要把在领导经济文化社会事业建设过程中取得的成就归功于领导集体,归功于集体的智慧和力量。当然,历史唯物主义并不否认个人在历史发展过程中的作用。但这种作用只有在领导集体中才能发挥。

    要突出正面人物。以事系人,应主要记述人民群众中的优秀分子、优秀的领导集体和有影响的领导人物,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是,既然是写历史,也会涉及反面人物。要少写反面典型。在历上叛过刑或犯有重大错误并有历史结论的可以点名记述。

六、党委工作与政府工作

    如何正确处理好记述党委工作与记述政府工作的关系是党史正本撰写中的一个难点,需要认真研究。中国共产党是其他组织,如人大、政府、政协的领导核心。这种领导是政治领导,不是包办人大、政府、政协等工作,主要是通过法律,使党的主张变成国家意志,通过这些组织中的党组贯彻执行。写党对各项工作领导时,主要写党委的决议、方针的贯彻执行及其结果,而不是写人大、政府、政协的具体工作,重点突出党委工作。在写作中选准好角度,重点记述党委部门直接抓的工作;属于政府职能范围内的工作,而由党委决策的,只写出党委是如何决策的。至于政府部门如何组织实施,如何落实,应少写这些具体过程。要有专目记述党的代表大会,特别是要记载涉及到换届或者与一些重大决策出台有关的党代会更应重点记录,可以单独列目。人民代表大会、政治协商会议,一年一次,不一定次次都反映,可以依据党代会的部署和我国民主政治建设的历史进程,着重反映与党的重大决策、民主政治建设关系密切的重要会议,如人大、政协的成立、“文化大革命”结束后人大和政协的恢复一定要写。

  七、共性与个性

    唯物辩证法认为,共性与个性、一般与个别、普遍性与特殊性是相互联系的。共性属于个性中,个性包含着共性;共性通过个性来反映和体现。编写地方党史,要坚持共性与个性的统一,彰显地方特色。

    地方党委的各项工作,都是全党统一部署展开的,从表面上看,各地都差不多。但由于地域、历史背景、社会条件不同,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和人们认识水平存在的差别,各地贯彻中央决策过程中必然存在差异和有创造性的方面。既使是全党统一开展的工作,在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特点。因此,在编写地方党史正本时,既要注意全党全省全市带普遍性的内容,又要注意各地方的特殊性,认真研究地方特点,注意地方党史的地域性、多样性、丰富性,防止千人一面。

    要从多方面彰显地方特色。从地方党委组织活动的社会历史条件、地方党委的决策、地方党组织自身建设和党组织发展情况、发生在地方的重大历史事件和人物活动、地方党组织领导地方经济社会事业发展的典型经验等多方面体现地方个性、特殊性。

  八、真实性与可读性

    真实性与可读性是党史正本编写必须着重研究和思考的两个基本范畴。编撰党史正本必须确保内容、历史史实的客观真实、准确,又要使语言形式活泼、活跃,坚持真实性与可读性的辩证统一。

    历史真实是历史著作的生命。党史著作尤其需要史实准确、真实可信,记述、评价历史必须客观、真实、准确、可靠;语言上要简洁、朴实、规范,不能一味追求词藻华丽生动。但在保证历史真实的前提下,又要注意语言表达的可读性,使用语言生动活泼,增强史书的吸引力,有利扩大史书的社会效果。要多用典型事例。当然要对典型进行筛选,使其确实具有代表性、典型性和时代性。同时,要注意适当使用较生动的群众语言、反映当时形势的民歌民谣。如《中共常德历史》(第二卷)引用了用来讽刺“穷过渡”的民谣:

    人民公社万万年,
    一大二公坐大船;
    政社合一无制约,
    斗人斗地又斗天。

    民歌民谣、群众语言能增强历史厚重感,增强可读性。但写党史不是写文学作品,不能描写、夸张,否则就会违背历史真实。

  九、“粗”与“细”

    “细”与“粗”、详与略是党史正本撰写过程中必须着重思考和研究的又一对重要范畴。在党史正本编写实践中要正确处理好二者的辩证关系,“细”、“粗”结合,宜“细”则“细”,宜“粗”则“粗”。

    在篇幅的安排上要坚持“粗”、“细”结合。地方党组织的重大历史活动、重要会议、重要决策等要浓墨重彩,详写“细”写。如:地方党委领导新民主主义改革和建设,这是地方党史正本第二卷“实施新民主主义建国纲领和恢复国民经济”时期的重要内容。要详细记载地党委采取哪些政策措施、办法,进行土地改革、实行民主改革(改革旧的教育文化制度、禁毒禁赌禁娼、废除封建婚姻制度)、稳定经济秩序(开展“五反”运动、统一财经制度、推行人民币、实行供给制)、恢复和发展经济(兴修水利、发展工业、发展商业、恢复邮电交通)。象这样的历史史实,反映了当时社会历史发展的重大进程,是经济社会制度的深刻变革,必须给予详细记载,不可“轻描淡写”。但,历史背景、全国、全省、全区的党史、对史的评论,对负面事件、反面人物的记录等,应当略写,不宜篇幅过长、文字过多,以免冲淡地方党史的主题。

    在敏感问题上要坚持“宜粗不宜细”的原则。并不是遇到敏感问题、有争议的问题就绕道走,有意语焉不详。而是说既为历史,终有个沉淀、冷却的过程,特别是在反右斗争、“文化大革命”时期涉及到很多人和事,有些问题的功过是非一时还显露不清楚,可供研究的史料还有等挖掘,已是分歧聚集的热点问题只能降温,不能抄热,有些问题还等研究,暂时阙如,待以时日。但是这类问题不应很多,并不影响党史正本的质量。

  十、客观性与党性

    撰写中共历史,必须坚持客观性与党性的统一,防止强调客观性而忽视历史编写的党性原则或强调党性而忽视客观性的倾向,不能把党史编写的客观性与党性对立起来、割裂开来。客观性即实事求是地记载历史、评价历史;党性即是在编写过程中要突出共产党领导的正确性,运用科学的研究方法,坚持以科学指导思想为指南,体现中央两个“若干历史问题的诀议”精神,反映人民群众创造历史的唯物主义观点和立场。

    坚持客观性与党性的统一,必须详实占有资料。详实占有史料是编写党史的前提和基础。要尽可能多地搜集党史史料,从大量的史料出发,才能进行“求”的工作。党史研究者要把握的历史必须是全面的、整体的,而不是片面的、个别的、零星的事实,否则就不可能全面正确地正确地看待问题。要重视从历史档案、老干部回忆录、各时期的党史专题撷取史料;要重视收取老同志的口述史,必要时要召开老同志座谈会,把遗漏的史实记录下来;要从历史报刊中查找对当时重要历史事件的记录和报道。

    坚持客观性与党性的统一,必须以科学理论指导党史研究和编写。毛泽东同志认为,研究党史要用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来具体地研究中国的现状和中国的历史,就是要遵循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把社会经济特别是生产关系纳入历史观中观察,坚持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观点、历史是社会经济形态发展的自然过程的观点、生产力是历史发展的最终决定力量的观点、上层建筑、经济基础对生产力具有能动作用的观点、人民群众创造历史的观点等等。用科学理论、坚持正确的立场观点来研究分析历史、编写历史,才不致于偏离方向,才能做到立意准确。

    坚持客观性和党性的统一,必须突出共产党领导和党的自身建设。我们编写的是共产党的历史而不是撰写其他党派的历史。要把突出共产党的领导这个原则贯穿于党史正本编写的全过程。在编目设计上要体现党的领导;记述重大决策的出台要突出党的领导;重大决策组织实施要突出党的领导。党的自身建设的历史是党史的重要内容。党就是在不断加强自身的思想、组织、作风建设而走向成熟和强大的。在记述地方党史时,要把党在各个历史时期,为适应各个不同历史时期的历史任务的需要而加强自身建设的过程记录下来,这一点万万不可忽视。

    总之,编写党史正本是一项功在当代、泽及子孙的严肃严谨的学术活动。我们要坚持辩证思维,运用辩证方法,使写出来的党史经得起前人的评判、今人的评说,后人的评论,使党史正本真正成为信史。

                 

 
 
版权所有:临澧县史志办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
主 办:临澧县史志办
地 址:临澧县人民街县委院内 电 话:0736-582916 Email:llsz@llsz.cn
制 作:临澧县人民政府电子政务管理办公室  湘ICP备100006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