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澥小传
·淡泊明志  风范长存
·关于征集《临澧县志·人物简介》资料的函
·新中国成立以来临澧县历任县委书记
·烈士英名录
·刘世英
·张映
·彭伦
·李充嗣
·李如圭
·水绕的县城
·太浮山二十四景
·官亭湖
·清清澧水河
·滨河路畅想
·临澧古遗两绝
·太浮山之梦
·种出花样年华
·家乡的“外滩”
·界 碑
九辩书院回忆
 
2008-11-5 8:53:44更新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颜允楚 阅读:

                                  
    1941年暑期师训班结业,我以考试成绩第一获湖南省教育厅无试验检验证明书。次年应聘安乡永丰中心小学任教,因日寇陷境未终。1943—1944年有幸被聘为将军第二中心小学任教,因校舍为原九辩书院前身,加上同事中有爱好文史的徐明忠先生,与我过从甚密,常对宋玉这位伟大形象古人的传说,茶余饭后,耳濡目染,虽不在意关注,但总有些玄想。近期因脑中风在家休养,断续阅读了现代名人学者对宋玉有关的评说,于是对其有所增补,据上述所得,试写了一资料性短文,以报领导再三之嘱。

    记得13岁那年入私塾,读过宋玉对楚王问的古文,塾师邓文轩在讲解中,告诫指点:言宋玉其人,“人有才,文有余,气太盛,不可学”。问为何故?他说宋玉把自己比作最美妙的音乐和鸟中之凤,鱼中之鲲,来为自己辩解,硬对楚王的责问,实在过分。当时我们应知,不该如此。不过这一教训,至今尚有阴影缠绵。自此我的人生观受到很大影响,到我教书时也不敢让学生故意“显点儿”,后来我教育自己的子女也是这样,但是也联想起宋玉给他自己造成的不良成果,竟然被人嫉姤谗言,远离楚王身边放逐到赐地荆南蛮荒之地——浴溪河隐居度过了悲凉的一生。据《安福县志》载,宋玉死于公元前260年间,死后墓葬看花山上,时有地方官吏和士绅以及有识之士,捐资修墓立碑,筑城建庙,以纪念与屈原齐名的大辞赋家。

    清雍正七年,建安福县治,道咸年间县衙鉴于有必要振兴文教事业,在县教谕的直接联络下,安福豪富蒋明试首倡在宋玉祠右侧修建继道水书院之后的九辩书院,出巨资,割膄地近百亩,有说,先有祠(庙),后有院;有说祠院并举。有分析者认为:前者说,祠庙历经千载沧桑,依后者说,为建治后,咸丰年间为扩充教育阵地的举措是也。

    祠(庙)与书院的形象,至今隐隐约约地浮在我们眼前,若分别来讲,宋玉祠,为砖木结构建筑四码头落重式的外观,古雅壮观,内屋三大间、二进、一天井、中堂后进七柱落脚,前进五柱落脚,上下进的中柱两边,均有抱柱对,为清工部佥事黄道让,书写的草书体,黑底金字,通劲流逸,联文皆不复记忆。中堂两侧厢房,推窗亮格古朴典雅。室内后壁,有碑数块,碑有鎸文,字迹模糊,但拂拭可见痕迹,因不在意,无法追忆。大门落堂顶上,悬挂木质大匾,九辩书院四个遒劲雄浑的行楷为县令薛湘所书,金底黑字,蔚为大观。至于书写有两个说法,多为黄道让所书,因为字体比照“遂生台”大匾三字相似,抑或为蒋明试题书,亦可信。因为他是清朝命官——资政大夫,又是捐赠巨大者。有待查考佐证。

    祠的四周,用青砖上顶的风火墙包围。据说此祠处于南征北战、兵荒马乱时期,人民不得安居乐业,曾一度成为一片废墟。荆蓁丛生荒凉骇瞩,后经几次修缮,每有增设(民国初年行政区划,邑分东南西北中五区管辖乡镇),曾用作中区署驻所,后为将军乡驻地,1949年7月解放后为三区人民政府驻地。

    祠之右侧是书院,原形四合院木瓦结构,三面有青砖围墙。房与庙贯通,俨然就是一体。为了政校两用需要,1943年开办将军第二中心学校,前院一幢,重开校门,窗户增设扩大,显得时髦开朗,院房大约有4000平方米,可容四五百人,教学共院,教员宿舍,夹在教室之间,大会堂,学生宿舍,厨房餐厅,澡堂厕所,操坪广场,文体设施,皆俱备。院内有花草树木,环境幽美,空气新鲜,十分宜人。

    从民国初年至临澧解放前夕,出校及毕业生约有三四百人,著名人物有徐明镇(美国阿波罗登月飞船火箭电子制导器的发明者)、吉祥(辽大教授,曾错划为右派、反革命,出狱后病死家中后平反),马光业(北京农业工 程大学教授,已病故),马云鹏(电机高工),徐远耀(辽大教授),胡大元(常德一中校长),郭少卿(县委组织部副部长)。

    此外,还有与我同事的徐明珍(原将二中心校长、迎解乡长),徐明忠(上海崇明县中师),张楚宾(中国人民解放军某部 师职 教授),龙伯璋(合肥大学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

    在将二中心小学期间,每逢周日和例假,或走亲访友,或结伴小游,或独自回家往返,从而对宋玉的生活行止,也有所零碎所获。

    放舟湖记忆

    城南三四公里,道河中游南岸,有一辽阔而风景瑰丽的放舟湖。据说为宋玉解愁消忧之处。湖中隔一腰堤,共水面二三百亩,盛产莲蓬、鱼虾。终年流水有声,四周树木苍翠。湖之西面,十里平旷,有葱笼聚落点缀万顷良田之间,男耕女织,春种秋收,鸡犬相闻,往来耕作,和睦相处,宋玉徒步其间,心旷神怡,其乐也融融。湖之东面,连绵村居,书声朗朗,机杼格格,幽然自得,春二三月,鹭飞草长,渔舟荡漾,宋玉相与契交,驾舟湖上,饮酒抒怀,流连忘返,其喜也洋洋。夏去秋来,霜露既降,晓风残月,草木摇落,放舟湖中,听菱歌晚唱,看残荷败叶,不禁兴尽悲来,其神也戚戚。宋玉时与二三子,行歌互答,游乐于归途悲秋之中。

    此湖饱经沧桑,令人悔恨与喜忧交加,昔时如此一大自然风光,却于1958年人民公社化运动一霎化为粮田。由于水源缺乏,灌溉不能及时,多年不获丰稔,付出人力物力,得不偿失。遂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又改栽速生杨树,以供现代工业之需,三农有言,此种现象,后果不堪设想。

    我以为,从保存名胜古迹的角度来讲,原不该毁湖种粮,灌溉设施已破坏殆尽。从科学发展观来说,而今栽树替代种粮,适应社会文化物质需求亦不甚大。然退耕还湖,还有待文化与物质的丰厚和人们的高度认识。余老有所思,恢复景观,调养自然,望为大举。

 
 
版权所有:临澧县史志办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
主 办:临澧县史志办
地 址:临澧县人民街县委院内 电 话:0736-582916 Email:llsz@llsz.cn
制 作:临澧县人民政府电子政务管理办公室  湘ICP备10000600号